亲人同事,追忆英雄的点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3

  李科,34岁;周正良,39岁;罗永红,36岁。2019年8月20日凌晨,他们的身影,在出警救援时,消失在滚滚的浊浪中。罗永红至今仍下落不明。

  他们是父母的儿子,是妻子的丈夫,是孩子的爸爸。如果可以,我们多么不愿意,以这样的方式认识你们、记住你们。但我们必须要记住你们。

  李科

  上山搜救游客,下山腿上还有蚂蟥

  冬夏,都是西岭雪山的旅游旺季。民警上路排堵,调解纠纷,在山上一待一天是常事。

  2018年夏天,一个小伙在山里遇险,李科带队,整整搜救了5天,才找到奄奄一息的小伙。李科、周正良等人毫不犹豫地把人背下来,走了十几里山路,直到把小伙送上救护车,李科才发现,自己腿上还有蚂蟥,已经吸饱了血。“李科鞋子前头都裂开了,脚趾都在外头。”一起参与搜救的村民李建中说。曹茜对这次救援也有印象,李科回来时一腿都是伤口。

  刘承琼说,李科忙,节假日更忙。李科总是在上下班的路上,给家里打电话,“我说,儿子,你怎么总是开车的时候给我打电话?”刘承琼说,李科告诉她,他只有上下班在路上才腾得出空来。采访尾声,一直话很少的李科父亲李光奎,突然稍稍提高了音量,眼睛里闪着泪光:“作为父母,我们是悲痛的,但我的儿子是为人民牺牲的,他死得光荣,我们为他感到骄傲。”

  周正良

  承诺带儿子去吃饭,但他“爽约”了

  幺哥的辅警,一当就是9年。“他(周正良)老表说,当辅警锻炼人,又要方方面面都懂得起,让他去试试。”周国兴眼里,这个幺儿嘴最甜,走到哪儿都爱喊人、爱帮人。

  47岁的西岭派出所社区民警蒋红军与李科、周正良、罗永红是一个班组,而周正良与他搭档已有7年之久,两人也亲如兄弟,做起事来配合默契。“三哥(蒋红军),记得把雨靴带着,山上蚂蟥多,还有蛇。”每当蒋红军出警需要上山,周正良总要叮嘱几句。

  “他是本地人,哪个地方容易有落石,哪个地方路基可能有损坏,冬天哪里的路容易结冰,他清楚得很,遇到刮风下雨,总是要去那些地方巡一遍才安心。”西岭镇派出所副教导员郭志兵说。

  周正良牺牲的那天,正好是儿子11岁的生日。他原本承诺,要带儿子去县城吃顿好的,但他爽约了。20日上午,儿子还在家里问,爸爸是不是把自己生日忘了。

  罗永红

  他的微信签名仍是“时刻准备着”

  “他真的是热爱这个职业。”西岭镇派出所副教导员郭志兵说,闲暇时,他曾问过罗永红,干销售的收入肯定比辅警高,为啥要来当辅警?罗永红说,自己就是喜欢这个职业,喜欢这身警服。罗永红微信的个性签名,是“时刻准备着”。

  罗永红是一名刑侦辅警,熬夜蹲点抓捕犯罪嫌疑人是常事。2017年的一天,所上17时抓回一名犯罪嫌疑人,20时嫌疑人才供述还有一名同伙,21时,郭志兵就带队到宾馆门口蹲守。晚上光线不好,罗永红就站在门口不远,死死盯住,在犯罪嫌疑人走出大门时,第一时间就冲上去,控制住了嫌疑人。“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。”郭志兵说。

  像这样冲在前面的事,罗永红没少干。“遇到啥子事,他永远都是‘你们退后,我先上’。”同事冉浩铭说。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于遵素张肇婷章玲摄影记者张直

猜你喜欢